上章 福艳天下 下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爱我亲我抚摸我
 原来,在杜峰的右侧不远处,一对男女已经公然在这里上演起**戏了,只见那男人蹲在坐位前,一双手将女孩子的衣推上去,一只手从子的边缘直接进了下面的神秘地带,而另一只手在女孩子左边那只肥大的咪咪上抓捏个不停,嘴巴却早就咬住女孩子右边的玉用力的了起来,而女孩子此刻也是忘我的仰起头,呻声不时的飘到杜峰耳边。

 国家之所以经常人为的去造就一批英雄,只是为了体现榜样的作用,而榜样的作用确实很大,比如现在,看到杜峰旁边的那对男女大方的在这里搞,这就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慢慢的,杜峰的后面,前面,左面几乎每一对男女都开始放肆起来。

 其实来情侣厅的一般是青年男女,而这些人也不是真为了看电影,往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在这里偷情绝对比在宾馆来得安全,来得有情调,来得刺

 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火热,杜峰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转过头才发现,宁馨居然也睁大眼睛盯着那对**中的男女,杜峰假正经笑道:“别看啦,还是看电影吧!”

 不管宁馨的性格有多么火爆,但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所以听到杜峰的话,宁馨还是羞红了小脸,赶紧将头转到屏幕上,却还嘴硬道:“看了又怎么样!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听同学说得多了。”

 杜峰突然低声音在宁馨的耳朵边上笑道:“那你想不想也来试试啊?保证很舒服的哦!”杜峰的下面一下子就硬了起来,正好顶在宁馨的背上,因为这屋子有空调,所以刚才宁馨已经将上衣了下来,此刻一袭紧身羊衫的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异样感觉。

 宁馨却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杜峰的话,其实她还真就是按杜峰提议的那样想的,因为她听同学说过,现在男女朋友之间一旦确实了恋爱关系,还不在一起做点啥那根本就不叫恋爱。所以自从刚才杜峰在魏明忠面前承认了她的身份以后,她就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要像同学校说的那样跟杜峰做点什么,不过这种事情她自然是不能开口的,正好现在杜峰提出来了,她自然乐意接受了。

 发现宁馨似乎还真的有意与自己在这情侣厅里干点啥,杜峰倒反而没有这个念头了,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喜欢宁馨的程度还没有达到马上就吃了她的地步,而且就算要吃,第一次他也不想是在这种环境下,这里虽然刺,杜峰却不变态,也不是暴狂。

 “嘿嘿,不逗你了,看电影吧!”杜峰说完话开始把视线转到屏幕上。

 没想到杜峰事情办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这让宁馨相当的不,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杜峰不是真的喜欢她!虽然她现在都上大学了,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无论是感情,还是别的,她完全还是个十足的小白,而她所能了解到的也全是同学告诉她的,所以在她看来杜峰现在不愿意跟她干点啥,就是杜峰心里不是真的喜欢她。

 宁馨这一分神就觉得委屈了,一委屈哪里还看得下去电影,想想自己这一年多所受的委屈和相思之苦,她就觉得特别难受,现在她才发现好像与杜峰的交往都是自己一直占据着主动,而杜峰却只是被动的接受。

 宁馨现在忍不住想哭,一想眼泪就真的慢慢滚出来了。按她的个性,长这么大可能真正哭的时间还是很少的,但她没想到今天一天的时间内自己就已经哭了两次,而且感情也连续经历大悲大喜,所以她就更加的伤心,哭得也就更加的厉害。

 其实杜峰虽然眼睛盯着屏幕,也拼命的想将精神集中到电影中去,可惜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就不可能集中精神,想想怀里抱着个大美女,旁边还免费上演着**戏,就算他这个时候真能做到“坐怀不”那他也不会是君子,而是冷淡。

 突然发现宁馨的在自己怀里颤抖着哭了起来,杜峰这一惊是非同小可,他可是最害怕这种事情的,与其让女人在他面前哭,还是如让他哭来得

 “喂,你怎么啦?喂喂喂,你别哭啊好不好?你再哭可就打搅到别人看电影了!”杜峰摇了摇怀里的宁馨,想要劝阻她别哭,没想到这一劝下来反而让宁馨哭得更加厉害了。

 杜峰急了,这要是真的大哭起来,非得把周围这些野鸳鸯惊飞不可,那样自己可就真成了这些人眼中的敌人了,成了敌人杜峰倒是不怕,不过成为大众的焦点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愿意看到的。

 “你倒底怎么啦?你说话啊!”杜峰担心的往四周看一眼,还好,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更有几对似乎已经真的干上了,因为杜峰已经听到有个女的小声道:“啊,嗯,你轻点啦,这里人这么多!”

 杜峰暗骂了一声騒货,宁馨已经没有哭出声了,只是肩膀却似乎比刚才耸动得更加厉害了,杜峰转头一看才发现刚才自己情急之下已经用手将宁馨嘴巴捂得紧紧的,现在导致她呼吸不畅,想要大力的呼吸自然会肩膀耸动得更厉害了。

 “我现在放手,你别再哭啦,再哭我马上就走,就真不管你了!”

 宁馨委屈的点了点头,杜峰这才慢慢的松开手。宁馨先大力了几口气,前的两个**这个时候也一起一伏的在峰面前动个不停,这又让杜峰本来已经慢慢松驰下来的小兄弟一瞬间又硬了起来,再一次顶在宁馨的股上。

 看到杜峰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刚刚止住哭声的宁馨自然能感受到杜峰身体上的变化,这又让她本来有点失望难过的心稍稍好过了一点,因为不管杜峰是不是喜欢她,她的身体还是让杜峰起了反应,这就说明杜峰心里至少还是有她的一点点位置,至少自己的身体对杜峰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的。

 宁馨虽然头脑简单,但并不是说她就笨,稍稍一想,她忽然觉得自己现在也许不应该在杜峰面前弱弱的哭泣,因为那样完全于事无补,如果杜峰真的喜欢自己,那哭就没有必要,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自己,那哭也没有用。

 所以宁馨现在发现自己最应该做的也许是利用自己的身体来让杜峰下定决心,就算杜峰现在还不喜欢她,她也要让杜峰慢慢喜欢上自己,他有这个信心,当然这种信心也是来源于她对自己的强大自信。

 宁馨就这么安静下来,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是不断的变化,这让杜峰倒是真的担心起来,于是小心的道:“你刚才怎么啦?好好的电影不看为什么哭上了?”

 “你,你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我!”宁馨的小嘴一翘,似乎开始发起嗲来,但这又让杜峰有点不适应了,因为这与她的个性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啊。

 杜峰对宁馨并不是没有感觉,因为宁馨是他见过的美女中最火爆的一个,但她的火爆脾气虽然与冷如冰有得一比,但却又不像冷如冰那样一直是冷冰冰的,而是该温柔如水的时候就热情似火,该热情似火的候绝不温柔似水。

 既然是喜欢宁馨,杜峰自然不愿意她改变了自己原有的个性,所以看到宁馨现在居然给自己发起嗲来,杜峰还是决定跟她道说道。

 “那个,宁馨啊,我看你还是别给我发嗲了,该咋说话还是咋说吧,我看你原来说话好像不是这样的嘛。”杜峰一边观察宁馨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她建议。

 宁馨的小脸这次是真的红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羞愤绝的感觉,太失败了,没想到第一次学着别的女孩子那样发嗲就这么失败!

 自己在心里把自己暗骂了一顿,宁馨红着脸盯着杜峰,小心的道:“我这样说话是不是特别难听,特别麻!?”

 看到宁馨似乎并没有生自己的气,杜峰将她脸上还没有完全擦干净的泪水擦去,这才笑着道:“那倒不是,像你这种美女不管怎么说话都很好听,关键是我已经习惯了你原来的说话方式,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而且可能我的习惯与别人不一样,我倒是喜欢你原来说话的方式。”

 听到杜峰如此的评价,宁馨心里还是很舒坦的,至少杜峰还是夸她漂亮了嘛!宁馨一高兴就完全恢复了本,说话也变得直多了。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哭是吧?”宁馨瞪着杜峰道。

 杜峰连连点头,一边奇怪的道:“是啊是啊,我现在都给你搞糊涂了,今天你都哭了两次了,我又最害怕女人在我面前哭的,所以你要记住了,以后千万别再这样哭哭啼啼的了,那样我真的不好受!”

 宁馨也不理杜峰说这么多废话,直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杜峰一愣,这丫头又是哪筋坏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不过他现在对宁馨是真的喜欢,所以也不怕宁馨这把火来炼。

 “当然是真的喜欢你啊!”杜峰信誓旦旦的道。

 “骗人!”宁馨嘴巴一憋。

 “什么?骗人?我要是骗人我就是小狗!”杜峰将一个手指头举起来发誓。

 “那,那你怎么不亲我——摸我?”宁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有点红,而且说到后面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这个时候她才恢复了一个女孩子应有的矜持。

 汗,难道又出现第二个小雪了?杜峰的冷汗刷的出来了,妈的,自己难得做一回君子,咋偶尔做一次还有错了不成?

 “嘿嘿,这个,这个我不是怕你生气嘛!”杜峰嘿嘿笑道,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你,你不那个我才生气,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同学都给我说了,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恋爱,男人对女人一点也不感兴趣,那就说明这个男人对女人不是真爱。”

 这馨现在的样子有点委屈,又有点得意,说起话来显得理直气壮。

 杜峰心里可笑开了花,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么一说,哈哈,这可便宜我了,今天要不做点啥还真对不起老天爷给的这么好的机会了。

 虽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占占宁馨的便宜,但杜峰却还是卑鄙的想要宁馨自己开口求自己,这样他会显得更加有成就感,也更加刺,其实这也怪不得杜峰,现在这社会,都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当婊子也不丢人,如果当了婊子立了牌坊自然没人说你是婊子,但如果你不立牌坊那就指定被人骂着是真正的婊子。

 “你同学真这么说的?”杜峰疑惑的道,样子很

 看到宁馨点了点头,杜峰嘿嘿笑道:“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究竟有多么喜欢你!”

 杜峰右手从宁馨的胳膊下穿过来,慢慢的爬上了她的右边脯,左手则顺着宁馨的大腿往上摸索。一向大胆的宁馨终于知道羞意了,感觉到杜峰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才刚刚爬上脯她浑身就打了一个颤,一股从没经历过的快和渴望却从全身慢慢散发出来,顺着身体进入大脑中。

 杜峰的动作很慢,隔着羊衫在宁馨的玉上画了几个圈,宁馨已经羞红了脸将眼睛紧紧的闭上,左手一把抓住杜峰的大腿,右手却从杜峰的手臂伸过去死死抓住沙发的扶手。

 “啊!”感觉到杜峰的手开始解开自己的牛仔,宁馨突然死死按住杜峰的手,不然他再继续下去,杜峰一愣,连右边的行动也停了下来,只是疑惑的盯着宁馨,他就不明白宁馨又唱的哪一出,刚才拼命要,现在自己正兴趣来了,她却又阻止了自己。

 宁馨睁开眼睛盯着杜峰,鼓足勇气道:“等一下!”爬起来,面对面的坐在杜峰的怀里,两脚分别伸到杜峰的身体两边,因为沙发比较宽,所以现在宁馨的双腿几乎成一字形的尽力张开着,不愧是练跆拳道的,如此高难度又暖昧的姿势宁馨做起来一点也不显得吃力。

 杜峰看到宁馨摆出如此人的姿势,心里不又开始花花起来,难道——?这也太刺了吧,自己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真的吃了她啊,占占便宜可以,要是真要做啥事这里却是真的不合适呢!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宁馨认真的道。

 “当然是真的!”

 “那你要答应一辈子都对我好!”杜峰有点受不了这种麻烦的前戏了,有点不耐烦的道:“我都是你男朋友了我当然要一辈子对你好啊,你还以为我只是跟你闹着玩的啊?”

 看到杜峰似乎不耐烦了,宁馨委屈的道:“我只是听我妈妈的话嘛,你干嘛这么生气。”

 杜峰奇道:“你妈妈对你说什么话了?”

 宁馨道:“妈妈给我说了,我们女孩子的第一次很珍贵,一定要交给喜欢我,对我一辈子好的男人!”

 宁馨说完话就直接没有给杜峰任何机会,小嘴立却就印上了杜峰的嘴,而且两只手也紧紧的抱着杜峰的脖子。

 杜峰也不在客气,舌头立即进入宁馨的小嘴里与对方打成一片,可惜宁馨实在是个雏,完全没有一点技巧可言,这也更让杜峰觉得刺,于是耐心的教导着宁馨的吻技。两人吻了良久才慢慢松口,适时,四周有几对男女似乎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竟然发出一阵让杜峰都感觉到难堪的声音,像是猪在吃食一般咣咣直响,宁馨却完全不明白这声音倒底是怎么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声音?”

 听到宁馨如此小白的问题,杜峰几乎晕倒,同时也被刺得血脉涨,也不回答宁馨,反过来一把将宁馨按到旁边的沙发上,先向四周看了一圈,这里正好是个死角,没人能看到这边,杜峰暗暗定下心来,一双手呼的一下将宁馨的羊衫推了上去,猛的扑到宁馨的身上。

 咬住宁馨的两个从未被人触摸过的玉了一会,正准备再次将战火燃到下面,却不想正在这个关键时候电影居然结束了。

 本来还嗯啊不断的宁馨现在被杜峰强行拉了起来,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舍和郁闷,看到那些正干到关键时候的男男女女现在却被工作人员在门口催促离开,杜峰嘿嘿一笑,再一次在宁馨的口抓了一把这才搂着她走了出去。

 一出了影城,杜峰就快步拥着宁馨往自己的车子走去,他想要再到车上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因为他现在火仍旧没能完全消退下去,相信宁馨也是一样。

 可惜天不从人愿,就在杜峰打开车门的时候,居然意外的遇到了一个最想见又最怕见到的人,这个人还是个美女!
上章 福艳天下 下章